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伯的寿宴

大伯的寿宴

时间:2018-01-14 影楼拍完照过了几天,就是小娟的大伯五十大寿了,小娟和我当然得赶回家
里。小娟家是一个带花园的别墅,寿宴就在家里摆了两桌,请了小娟家里一些亲
戚,那些亲戚见了小娟都是不由的夸奖小娟越来越漂亮,小娟也非常高兴,哪个
女孩子不喜欢听这些呢?
  酒桌上,小娟爸爸拿出了陈年的好酒,小娟心情愉快也和爸爸大伯喝上了几
杯,不过大家都知道她的酒量,几杯下肚就红霞上脸了。
  做寿的是小娟的大伯,他的妻子也就是小娟的婶婶,由于一直没有生孕,所
以大伯和婶婶就把小娟当做自己的女儿,不过小娟的婶婶却很早就过世了,小娟
也一直怀念婶婶。
  大伯一个人住也不方便,所以小娟爸妈就让大伯住在家里,大伯由于一个人
没有儿女,到现在都很喜欢疼爱小娟,每次回家都给小娟买不少好吃的,小娟也
非常孝顺大伯,所以这天一直陪着大伯,还搂着大伯笑得很开心。
  不过大伯被大家灌了几杯后,就不胜酒力,居然吐了,还吐到身上,小娟的
妈妈忙着招呼客人,就让小娟带大伯上楼去休息,小娟的爸爸则继续拉着我陪大
家喝酒。
  过了好一会,小娟还没有下来,我起了点疑心,于是上楼去看看。
  大伯的房门没有关,只见小娟让大伯躺在床上,帮大伯擦掉身上的污迹,但
是由于太髒了,小娟只能帮大伯把衣服脱掉,大伯这时候已经醉了,小娟脱起来
很费力。
  小娟今天下面穿了条短裙,天气那么炎热还是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就在
大伯眼前晃来晃去,由于裙子太短,似乎还能看见半透明的内裤,大伯的下面已
经顶起了帐篷。
  小娟在帮大伯脱裤子的时候似乎发觉了,不由一阵脸红,却一不小心把大伯
的内裤也带下来一点,黑色刚硬的肉棒一下弹了出来。虽然大伯已经五十了,但
是身体十分健硕,肉棒也一点不含糊,乌黑的龟头上面青筋暴露。
  「哦呜……」大伯不由呻吟出来了,小娟一下慌了,以为弄痛了大伯:「没
事吧?大伯,我不是故意的。」
  我这时候在门外看得很清楚,我想这个时候大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是
自己最疼爱的姪女啊,哪怕再诱惑也不敢吧!
  看来大伯还是强忍装醉了,没有多说话,小娟看看没什么就帮大伯把剩下的
衣服脱掉,盖了张毯子给大伯,準备出去了。
  「是小娟吧……」大伯突然说话了,看来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么美妙的机会。
  「嗯,大伯,你喝醉了,好好休息吧!」小娟又坐回床头,摸了摸大伯的额
头,很烫。
  「大伯老了,脑袋不好使了,我还以为是你婶婶呢!」我看老头一点也不糊
涂呢!
  说起婶婶,小娟也不由眼睛湿润了,小娟的婶婶很早就去世了。
  「没想到小娟也这么大了,和婶婶当年好像啊!」这是什么跟什么,婶婶和
姪女有什么好像的?我看老头是色慾上头了。
  「大伯……」
  「嗯,陪大伯再坐坐吧,大伯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了。」靠!这个老头身体
好得很,说得什么胡话嘛!
  「好的,大伯,我就在这陪你。」大伯听到顺势就将脸扭过来靠近小娟的大
腿,似乎开始装睡了,我想他是在想下一步怎么做吧!
  小娟由于喝了不少酒,也很累了,想了想便也半躺到床上,用手臂将大伯的
头垫着,闭上眼睛休息了。
  「阿芳……」突然,大伯叫到了小娟婶婶的名字,又立刻伸手将小娟抱住,
「大伯……」小娟也一下慌了神。大伯可一点也不含糊,一双粗糙的大手就开始
在小娟身上探索。
  「怎么办?怎么办?这是怎么了?」小娟真的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想拨
开大伯的手,但是突然小娟看见大伯床头的照片,那是她小时候和大伯、婶婶的
合照,一下就停止了动作。
  大伯看小娟没反应,便将小娟拖来平躺下,大嘴立刻就凑到小娟的香唇上,
舌头不停往里面伸,手上动作也越来越大了,一双老手很麻利地就伸进小娟衣服
里开始蹂躏小娟的乳房。小娟的乳房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一被碰到就立刻有反应
了,小娟两腿也开始扭动:「大伯,不要这样。」
  「阿芳……」该死的老头好像吃準小娟这个心态,一叫婶婶的名字,小娟的
反抗就小了很多。老头将自己的内裤拉了拉,乌黑的肉棒立刻弹出来,顶在小娟
白嫩的大腿上,又腾出只手将小娟的臀部紧紧搂住。
  小娟的身体是敏感型的,稍微一刺激就立刻了反应,本来喝了酒的小红脸这
时候已经涨得赤红了,短裙已经被大伯扒到腰间,细细的内裤被大伯粗糙的大手
揉了几把已经遮盖不住下面的风光了,从门口看去似乎小娟下面已经有闪亮的水
迹。
  大伯的手法非常熟练,将小娟的内裤往旁边一拉,自己腰身一挺,乌黑的肉
棒立刻就立刻抵在小娟的肉缝上,后面的大手不断用力想将小娟的肉缝对準自己
的肉棒。
  该死的老头难道想来硬的?「小娟……小娟……」我可不想小娟被她自己的
大伯乱伦啊!我连忙跑到楼下装作刚準备上楼一样大声喊道,然后慢慢向上走。
  可在走到大伯的房间时,我发现门已经紧紧关上了,拉了拉门把手依然是打
不开,我一下慌了:「小娟!小娟!」
  「我在呢!大伯喝醉了,我照顾下他。」
  「你开下门,我来看看大伯怎么了。」
  「没事,他已经睡了,你不要吵到他了,我马上就下来。」小娟的口气听起
是强装镇定的,但我也不能破门而入啊!
  「好的,我下去陪你爸爸了,那你快下来啊,大家还在等你呢!」我假装下
楼,又立刻轻轻走到大伯门口偷听。
  「大伯……大……」房间传来小娟轻轻的呻吟声,该死的老头不知道在怎么
蹂躏小娟,除了小娟的呻吟声,我还能听见床发出「咯叽、咯叽」的声音,不会
老头已经插进去了吧?我脑海浮现出老头苍老肥硕的身体压在小娟白嫩的身体上
不断翻腾的场景,自己的肉棒又不争气地硬了起来。
  「大伯……不要了……大伯……啊……嗯……」听见房间里小娟娇媚的呻吟
声越来越大,我已经无法再按捺了,忽然想起小娟的房间有个阳台,离大伯房间
的窗户很近,应该可以看到里面吧?
  我离开跑了过去,还好,没拉窗帘,但是我只能看见大伯的房间一角,只能
看见床的上半部份。我看见小娟的胸罩好像已经被摘掉,掉在了床下,见大伯平
仰躺在床上将小娟紧紧楼在身上,一只手从小娟的衣服里蹂躏着小娟的乳房,一
张老嘴则不断轻吻着小娟的香唇。
  小娟的身体压在大伯身上,虽然看不到下半身,但这样的姿势应该是不可能
插进去吧!
  小娟白嫩的皮肤不断在大伯粗糙苍老的身体上摩擦,一头乌黑的秀髮凌乱地
散开,娇滴微翘的小嘴被大伯用大嘴含着不断吮吸,嘴唇上、脸袋上沾满了大伯
的口水,纤细的腰身压在大伯的大肚子上不停扭动,二十八岁的娇美的身体被五
十岁的老头蹂躏着,房间里充满了淫蕩的气味。这种感觉太刺激了,我不由轻轻
抚摩自己的已经硬到发痛的肉棒。
  「大伯……」、「阿芳,阿芳……」该死的老头就靠这招让小娟一点办法也
没有,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翻腾着。
  「呀……」然后小娟又轻轻呻吟了一下,随后只见大伯一只大手又将那条我
熟悉的小内裤扔到了床边,我似乎听见了大伯手指在小娟肉缝中插动的水声,大
伯那种长满老茧的手指肯定会非常刺激小娟娇嫩的肉壁。
  「嗯……啊……」小娟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了,大伯的大嘴已经凑到了小
娟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吮吸小娟的乳房。每次我这样挑逗小娟,小娟是最受不了
的,她会立刻想要的!
  老到的老头也觉得时机成熟了,翻身将小娟压到身上,大手将小娟的T恤一
撩,马上又将大嘴将小娟粉嫩的乳房啃上,又将小娟的臀部抬了抬,然后他慢慢
将背弓了起来。
  危险!他肯定想插进去了!
  突然这时,楼下传来脚步声:「娟娟!娟娟!」是小娟妈妈上来了,我不能
让大家知道我在这里,于是慌忙躲进了二楼的卫生间。然后听见小娟妈妈敲了敲
房门:「娟娟,你在里面吗?」
  「嗯,大伯喝醉睡了,我帮他收拾下,马上下来。」是被大伯收拾了吧?
  「好的,你爸爸喝多了。你看见你男朋友去哪了没?」糟糕,问起我来了。
  「刚刚他上来了啊!应该下去了。」我得马上下去了。
  我在小娟妈妈下楼后,来不及再偷看就立即跑下楼去。过了几分钟,小娟也
下来了,衣服皱巴巴的,脸色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刚才的激情,显得非常潮
红。我过去搂住她的腰,轻轻闻了闻,似乎有点精液的味道,又好像没有。
  我找了个理由,悄悄溜进大伯的房间的,老头已经惬意地熟睡了,嘴角似乎
有奸诈的笑容,床单非常凌乱,我睁大眼睛仔细想找出什么来了,除了小娟的髮
丝,我没有看见其它的迹印。
  当我準备走出房间时,突然发现床下角落有一团卫生纸,一闻,果然是精液
的味道!是从小娟身体流出来的,还是他后来自己弄出来的?『如果是小娟身体
流出来,她应该比较仔细,会把卫生纸带走吧!』我这样想。那么最后因为小娟
妈妈的出现,小娟还是没有失身了?
  晚上,我又缠着小娟想要做爱,其实我更想证实小娟到底有没有被自己大伯
操过,但是小娟的习惯是一定事前要让我洗澡,她自己也跟着来洗了,所以我除
了觉得小娟当晚很快前戏就够了,没有再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小娟当晚也非常动情,修长的大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臀部不停地扭动,
胯部也使劲用力,这样小娟阴道的肉壁就紧紧握住我的肉棒,我的龟头能清晰感
觉阴道肉壁的褶皱,她也非常受用,在她腰身不断扭动和臀部用力的夹紧下我很
快达到了高潮。她似乎还意犹未尽,在我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子宫后,她还
乘我肉棒没有消退继续扭动她的阴道。
  看着小娟俊俏的面孔,抚摸着她娇美的身体,我还是始终在想,最后的几分
钟大伯干了什么?或许以后有一天我总会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