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官道仕途 第二十章 淫乱

官道仕途 第二十章 淫乱

时间:2018-07-13 第二天,各村把表都送到乡里。狄力叫上司机去市里,他先来到劳动局,把表交给王局长。王局长看他这么快就把表送来说「哟,这么迅速,狄老弟可真是爱民呀」。狄力和王局长开了几句玩笑后,往市委赶去。
  到了市委,才知道吴书记到下面视察去了。狄力感到失望,他和高原通了电话,高原告诉他说「我和吴书记说了,吴书记原则上同意了,具体怎么办,可能还要等几天。吴书记要你先行準备一下,找找水利部门,选好井址,把前期工作做好,这两天给你个准信」。
  狄力谢了高原,然后决定回县里水利局找人去选井址。临走的时候,狄力给倩玉打了个电话,倩玉一接到他的电话,话还没说,哭声先传了过来。狄力慌忙问倩玉「怎么了,倩玉,出了什么事?你哭什么呀?」
  倩玉抽泣着说「没出什么事,我就是想你。这么多天了,你也不来个电话,不知道你在下面怎么样,我好担心」。
  「别哭了,我这不是给你电话了吗。我在下面还好,就是刚下去,事情特别多,忙的我顾不上给你电话,对不起了宝贝」狄力温柔的安慰着倩玉。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这些天我都失眠了。再忙,你也要回家呀」倩玉说。
  「行,这个星期天我就回家。对了,你找下姑父,跟他说一下,我打井的钱他要抓紧呀。这对我下一步的工作很关键」。狄力把準备给农民打井的事跟倩玉说了。倩玉答应了,接着叮嘱狄力星期天一定要回家。
  狄力赶回县里,来到县水利局找到局长,把打井得事和局长说了。让局长安排个人跟他到甜水铺去选地方。局长给狄力介绍了一位李工程师,让他跟着狄力去办这件事。
  狄力和李工程师来到甜水铺,找到书记和村长,一说打井的事,整个甜水铺都轰动了,几乎全村的老少都跟在他们后面在全村转悠找合适的打井位置。上次给狄力水喝的老人拉着狄力得手说「你就是新来得狄乡长!好人啊,好官!祖祖辈辈盼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今年我临死之前,还能喝上甜水,我给你磕头了」说着就要下跪。
  狄力急忙扶起老人说「大爷,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是共产党员,是人民的公僕,我这个乡长就是为大家服务的。您老给我磕头,这不是折我的寿吗!」狄力心里乐开了花,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一面和李工程师商讨打井得事,一面和老百姓说着冠冕堂皇的话。
  倩玉和吴立业联繫上了「姑父,我是倩玉呀,你现在在哪?我想和你说个事」,吴立业告诉她他现在在下面县里。这事要是不好在电话里说,那就晚上到帝皇小区去谈。
  帝皇小区倩玉并不陌生,她在那里和吴立业有过无数次的交欢。这个地方对倩玉来说,可谓是刻骨铭心,自己的第一次就是在那里被吴立业拿走的,在那里倩玉留下了自己的眼泪和欢乐。
  倩玉现在是真心爱着狄力,不光是因为狄力的英俊潇洒,而且还有狄力在官场上的所作所为。倩玉把狄力当成了自己,把狄力的事业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她曾经恼恨过自己是女儿身,在这个男人当权的世界时代,她无法实现自己的雄心,她只有把希望寄托在狄力的身上。她对狄力的感情越来越深,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为了他她可以去做任何事情,包括和吴立业上床。
  她现在很讨厌和吴立业做爱,当初吴立业带给她的那种乱伦的刺激越来越淡了。她厌烦吴立业那日见肥胖的身子,厌烦他在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动作。但是为了狄力也为了自己,她都忍了,她和吴立业在一起,就是为了索取,索取一切可能得到的东西。
  狄力走了短短几天,倩玉就忍受不住失去狄力的寂寞。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望着空蕩蕩的房间,那整个房间彷彿失去了人气。她怀念狄力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怀念着和狄力在床上的翻云覆雨。望着镜子中行影单人的自己,她流下了多少寂寞伤心的泪水。她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要继续多久,她无法摆脱狄力离去给她带来得悲苦。她只有紧紧贴住吴立业,讨好吴立业,才能改变这种局面。
  八点半,倩玉打车来到了帝皇小区。小区的绿化搞的很好,楼房的四周和道路的两旁,儘是名贵的花草和珍稀的观赏木,这是一个高档小区,相对于市里的凌乱和喧闹,这里显得格外安静幽雅。这里居住的大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根本不会探听彼此的隐私,就是看中这一点,吴立业觉得这里很安全,他从汤庆手里要了一座房子,作为淫乐的场所。
  倩玉来到一座欧式风格的别墅前,这就是吴立业的消魂窝。倩玉按了一下门铃,很快门就无声无息的开了。倩玉闪身进了别墅,看见了穿着睡衣身体肥胖的吴立业。
  吴立业见到倩玉,上来就搂住她说「宝贝,我可想死你了,这么久你也不来找我,是不是把我忘了」。
  倩玉轻轻的推开他说「等一下,把我的衣服都弄皱了。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你这么忙,整天都不知道在哪?要我怎么来找你?」
  吴立业兴奋的说「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赶快换衣服洗澡,省得埋怨我弄皱你的衣服。宝贝快去吧」。他拍着倩玉的屁股。
  倩玉冲他笑了笑,走进卧室,挑了件半透明的睡衣,然后进了卫生间。
  吴立业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家庭影院,观看一部赤裸裸的影片。影片里大胆而放蕩的画面刺激着他,吴立业的鸡巴很快就竖了起来,把睡衣顶开了一条缝,鸡巴从里面探出头来。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门忽然打开了,一阵清脆的皮鞋声传到了吴立业的耳中。吴立业吃了一惊,急忙把电视关了。扭头一看却是梅丽,他有点慌乱而恼怒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事先怎么不和我打个招呼」
  梅丽听到他的叱问,委屈的说「我好几天没见到你了,特别的想你,今天过来看看你在不在」。
  原来梅丽已经调到市教委工作了,自从狄力把梅丽介绍给吴立业,梅丽就深深的吸引了吴立业。也是在这个地方,吴立业和梅丽有了肌肤之亲。
  当梅丽赤身裸体的从卫生间走出的时候,脸上红扑扑的。裸体的梅丽像站在洲头湖畔的白天鹅,分外迷人。她似乎有些羞涩的用一只手半遮着阴毛茂盛的三角区,一只手轻掩着高耸的乳房,通体雪白的肌肤,再灯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白光。她美的惊心动魄,美的无以形容。
  吴立业当时像被定格的画面一样,在沙发上呆住了,他的眼睛被她美丽的身体牢牢的拴住了。
  梅丽赤着脚朝他走来,微笑着说「傻瓜,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女人」。
  吴立业心醉神迷的说「美,真美」。
  梅丽走到他身边,一只手由他的胸脯,移到了他的鸡巴上,帮他运动起鸡巴来。他的鸡巴立刻发怒了,而他的手也摸上了她的乳房。
  自从那一次,梅丽给他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梅丽立刻成了他众多女人中最受宠爱的女人。他给了梅丽别墅的钥匙,好方便她随时来这里和他交欢。
  倩玉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客厅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立刻惊呆了。她下意识的用手当住了自己隐密的地方。仔细一看,她认出了梅丽,她见过梅丽一两次,也隐约知道是狄力把她介绍给吴立业的。
  梅丽也吃惊的望着倩玉,她没想到吴立业竟然和自己的亲侄女也有一腿。虽然她知道吴立业有很多女人,但实在没有想到吴立业把他侄女也上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狄力的老婆。她感到冥冥中有一根线拴住了她,从狄力到吴立业再到倩玉,自己和狄力以及倩玉成了一根线上的蚂蚱。
  吴立业看到这种情景,乾咳了几声,心想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索性挑明了,今天来个一箭双鵰,痛痛快快的爽他一把。他对着两个女人说「既然大家都见面了,我也就不多说了。你们心里都明白,你们都是我的女人,既然今天遇到了,就好好伺候我一次」。
  梅丽听到吴立业说了话,回过神来,她结结巴巴的说「要不,我先回去」。
  吴立业生气的说「怎么,没听到我说的话?今晚我要你们俩伺候我,过来坐下」。
  倩玉偷偷看了一眼梅丽,梅丽正好也在看她。两人的目光一接触,都露出羞涩和无奈的神情。相比之下,倩玉显得大方些,她微笑着走到吴立业的身边,吴立业伸手把她那近乎没有的睡衣脱了去,搂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同时吴立业对梅丽说「别磨蹭了,把衣服脱了坐到我身边来」。
  梅丽迟疑了片刻,把衣服脱了,走到吴立业身边坐下。吴立业搂着两个美女,心情极为惬意,他用手指捏着两人的乳头笑了起来「人生得此美女在怀,此生不虚呀。哈哈」。
  吴立业的两只手分别在梅丽和倩玉的身上游走,一会摸摸这个的乳房,一会摸摸那个的阴户,还不时亲亲这个亲亲那个「。
  倩玉看着梅丽娇媚的面容,有些妒忌。她赌气的低下头,把吴立业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她的舌头在吴立业的龟头上轻轻的画着圈,嘴唇紧紧的裹住吴立业的鸡巴,同时两手扶摸他的阴囊。吴立业惬意的闭上眼,享受着倩玉给他的服务。
  梅丽看出了倩玉的意思,她心中暗暗冷笑「争什么争呀,你和我不都是以为吴立业的权势而委身于他的吗」到了此时,梅丽也失去了羞耻心。她双手抱着吴立业的头,把嘴凑了上去,跟他来了个长长的热吻。
  梅丽也起了争胜之心,不在坐着,而是跪在沙发上,用手托住乳房,把乳头塞进了吴立业的嘴里,同时还浪浪的说「宝贝,来吃奶奶」。吴立业叼住她的乳头,舌头在她的乳房上来回的亲着、吸吮着。
  倩玉听到梅丽骚浪的声音,嘴角撇了撇,心里暗道「骚娘们,还吃奶奶,真不知道羞耻」,她似乎忘了自己也一丝不挂的在亲吻吴立业的鸡巴。她不想吴立业继续亲吻梅丽的乳房,撒着娇说「姑父,我的比痒了,我想操比了」。
  吴立业吐出梅丽的乳头,拍着倩玉的屁股说「好,小宝贝,咱们到床上去操」,然后站起来,準备朝卧室走去。
  倩玉抱住他的脖子说「姑父,我要你抱我进去」。
  吴立业抱起她说「好,好。我抱我的宝贝进去」。梅丽看倩玉如此放浪撒娇,气的哼了一声,扭着屁股率先朝卧室走去。
  楼梯还没走完,吴立业就累的气喘吁吁,他喘着气把倩玉放了下来说「宝贝,不行了,我抱不动你了,咱们还是走着上去吧」倩玉还想撒娇,又怕吴立业不高兴,随着他往二楼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梅丽已经成大字的躺在床上,看见吴立业进来了,她支起上半身,把手伸向吴立业「亲爱的,来呀,来亲亲我呀」。梅丽的声音充满了诱惑,神情极其淫蕩。吴立业立刻被她勾去了魂,他快步走到床前,趴在了梅丽的身边。
  梅丽搂着吴立业说「亲爱的,亲亲我的比好吗」吴立业点头同意了,刚要低头去亲。梅丽接着说「不要这么亲,你到我身上来,你亲我的比,我亲你的鸡巴」,说这些话的同时,她拿眼瞟了倩玉一眼,露出胜利的目光。
  倩玉看到她挑衅的目光,心里更是怒火万丈。她知道自己没有梅丽漂亮,同时她也不得不佩服梅丽有着惊人的诱惑力。她在心里暗骂吴立业这个老色鬼。此时她真的想甩手就走,又怕惹的吴立业生气,那样自己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她心里生气,脸上却露出了微笑,慢慢的走到床边说「好啊,我可以欣赏免费的真人秀了,你们赶快继续呀」。
  吴立业硕大的屁股压在了梅丽的脸上,梅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梅丽伸手拧了吴立业屁股一把,说道「你想压死我呀,抬高点,要不我怎么给你亲啊」。吴立业抬高屁股,梅丽手扶着他的鸡巴,张开了口,近乎夸张的把整根鸡巴都吞了下去,好像在和倩玉示威。
  倩玉在一边恨的牙根疼,但脸上还是笑吟吟的。她上了床,面对着吴立业坐着,把腿往两边大大的分开,一只手扶摸自己的乳房,一只手伸到下面扶摸自己的比。她上面的手不停的变换着扶摸的方式,一会轻轻的扶摸乳头,一会抓住整个乳房,让她的乳房在自己的手里扭曲变形,她的脸上流露出淫蕩的表情,学着A片里的角色,不时的伸出舌头再嘴唇的周围舔弄。她下面得手,把阴唇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倩玉的阴唇也是粉红色的,上面乾乾净净一根阴毛也没有。她的另一只手不在扶摸乳房,也移到下面来了,手指在阴蒂上摩擦着,她的阴蒂再她的自摸下,迅速的勃起,一个小小的、尖尖的粉红的肉头从包皮中探了出来。
  梅丽的视线被吴立业的屁股当住了,她不知道倩玉在做什么,她正卖力的吸吮吴立业的鸡巴,等了半天,才发觉吴立业没有动静,他支着身子根本没有亲吻自己的阴户。她感到奇怪,吐出鸡巴,从吴立业屁股下探出头来,看到了倩玉摆出的媚态。她不看也知道了吴立业此时正流着口水注视着倩玉。她立刻发出娇娇的呻吟「吴书记,你怎么了?人家还等着你的亲吻了,你看人家下面流了好多水啊」。她的一只手拍着吴立业的屁股,一只手伸到阴道里,从里面带出淫水来。
  吴立业听到梅丽的声音,才想起来身下还有个美女在等着自己。他急忙答应道「好好,别急宝贝,我这就亲它」他恋恋不捨的把目光从倩玉的身上收回,伏下身子,开始亲吻梅丽的阴户。
  梅丽发出了胜利的呻吟「啊……好舒服啊……吴书记你好会弄啊……你的舌头好棒啊,对,就这样再往里面伸点」。她的两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好方便吴立业的舌头进入的更深。
  梅丽的阴毛很多,阴唇上也密布着阴毛。吴立业埋头去亲阴户的时候,梅丽的阴毛几乎把吴立业的半个脸都遮住了。他的舌头灵活的在梅丽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还不时的吸吮一下梅丽的阴蒂。梅丽更加夸张的大声呻吟着「啊……哦……」。
  倩玉看到吴立业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气的差点哭了。她不甘心输给梅丽。她知道吴立业这里有许多淫具,他喜欢看女人自慰。她探出身子,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人造阴茎,把阴茎放进嘴里,张开口用舌头在阴茎上来回舔弄,同时在鼻子里发出淫浪的呻吟,藉以吸引吴立业。
  果然,吴立业被她的声音和动作所吸引了,他虽然还在亲吻梅丽的阴户,可是脖子却抬了起来,眼睛斜看着倩玉。他的舌头不再往梅丽的阴户里面插弄,而是机械的再外面舔着。
  梅丽生气的推开吴立业,让他仰面躺在床上,自己则趴到吴立业的身上,扶正他的鸡巴塞进自己的阴户里,前后的蠕动起来。同时,她的两个乳房也在吴立业的胸前摩擦,她歪着头和吴立业亲吻,试图挡住他的目光。
  倩玉把阴茎从嘴里拿出来,一路往下来到阴户前,她握住阴茎把阴茎头塞了进去,阴茎头很大,她勉强的才塞进去,嘴里发出满足的呻吟「啊……」
  吴立业很想看倩玉自慰,他让梅丽把头偏开,不要挡住他的视线。其实梅丽也觉得这个姿势对她来说很不舒服,吴立业的肚子很大,梅丽趴在他身上,因为隔着肚子,鸡巴就不能深深的进入到阴道里,反而弄的自己麻痒的难以忍受。她坐直身子,让鸡巴插的更深,她抬起屁股上下套弄起来。
  倩玉拿着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快速的插着,嘴里发出「啊……哦……啊」的呻吟。吴立业看的心醉神迷,他招手示意倩玉到他身边来坐着。倩玉过来后把一只腿放在吴立业的胸膛上,另一只腿从吴立业的头上伸过去。吴立业从倩玉手里要过阴茎,由他拿着在倩玉的阴户里运动。
  梅丽此时不再想着和倩玉争宠,而是一心一意的享受性交的快感,她的阴户上下左右的套弄着吴立业的鸡巴,一边用手扶摸自己的乳房。嘴里大声的叫着「啊……好……哥哥……亲哥哥……你的鸡巴太好了,我好舒服呀」。梅丽嚷着唱着,渐渐的声音变大,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最后她瘫软的倒在吴立业的身上。
  吴立业在她高潮即将到来的时候,就觉得梅丽的阴户里好像有个小嘴在四处撕咬着自己的鸡巴,让他差点缴枪。他急忙定了定神,把心思从梅丽的阴户转开。旁边还有个美女在等着自己,自己千万可不能射精。
  吴立业强忍住射精的慾望,把鸡巴从梅丽的阴户里拔出来。他把梅丽从身上推开,然后扑向倩玉。倩玉此时已经把阴茎扔在了一边,张开大腿等候吴立业的到来。
  倩玉看着吴立业的鸡巴,暗自撇了撇嘴,吴立业的鸡巴已不算小,可是和狄力的鸡巴比起来,还是差的太多,特别是他的肚子,当他再上面的时候,鸡巴就更不能整根插入,让她的阴户遭受半截的空虚。
  吴立业不知道倩玉此时的心思,他饿狗般的扑上去,把鸡巴插进去。他自己也知道因为自己的肚子,鸡巴不能插的深入。所以他採取了跪在床上的姿势,把倩玉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腿上,这样自己的才会舒服些。
  回过神来的梅丽,看着身边蠕动的两个男女,心里感到一丝羞耻和悲苦。她有些痛恨自己的自甘下贱,为了利益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不想放弃已经得到的荣华,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她决定不再和倩玉争风,她爬到倩玉的身边,把嘴凑到倩玉的耳边说「好妹妹,让姐姐给你舒服一下」。
  倩玉此时已经沉醉在性爱的快感中了,她闭着眼,想像在自己身上得是狄力,几天没有男人鸡巴抚慰的阴户此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沉醉在幸福的幻觉中的倩玉没有听见梅丽和她说的话,她的嘴里发出「哦、哦」的呻吟。
  梅丽笑着伸手在倩玉的身上扶摸着,在倩玉最敏感的地方揉……摩……捏……按……弹……倩玉一下子遭受了两种不同的刺激。舒服的大声呻吟道「啊……哦……爽啊……好姐姐你放手吧,我受不了了」。倩玉在梅丽的扶摸下,失去了对她的敌视。她的身子开始象蛇一样扭动、挣扎,吴立业渐渐失去了对她的控制。
  梅丽放了手,把同样的手法用到了吴立业的身上。吴立业大声叫道「痛快,痛快极了,我的宝贝,你从前怎么没有像今天这样啊?妙啊……真是妙不可言……你们俩真他妈的会配合,好啊……舒服呀」。他觉得这种刺激绝不是自己那个家庭妇女般的老婆能带给他的,她们完完全全调动起他的激情。他疯狂的在倩玉身上活动着,鸡巴在倩玉的阴户里进进出出。
  倩玉不再想是狄力还是吴立业在操她,她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性交的战斗中去,充分享受鸡巴给她带来得快感。她也不再想着怎么和梅丽争宠,她此时就是要一心一意的得到高潮,「啊……我受不了了……快呀……快来呀……啊」,呻吟变成了吼叫,最后变成了一声长嚎,时空彷彿静止下来,只能听见吴立业的鸡巴撞击阴户发出的「啪、啪」声。
  梅丽亲吻着倩玉的嘴唇,倩玉也疯狂的回映着她的亲吻。两个人的舌头快速的互相纠缠着,同时两个人也大口的吞嚥着对方的津液。
  高潮过后的倩玉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在迎合吴立业的动作。吴立业自管尽情的发洩着。看着倩玉脸上露出的表情,吴立业更加动性,他越发的狠捣倩玉的花心,直到精液尽出,才滚躺在床上,张着嘴大口喘气。
  倩玉早已虚脱了,梅丽给她的刺激再加上吴立业,让她洩得太多的淫精,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身下一片浪籍。
  梅丽抹去倩玉脸上的汗水,低声说道「倩玉妹妹,和姐姐到浴室里洗洗去吧」,然后拉起倩玉向浴室走去。
  吴立业躺在床上,看着两个雪白赤裸的胴体往外走去。心里感觉极大的满足,他感觉三个人比起两个人操比刺激舒服多了,「妈的,这种感觉真他妈的舒服,以后有机会还要尝尝」。
  梅丽近乎搀扶着倩玉走进浴室,她打开淋浴头,沖刷着自己和倩玉的身体。梅丽对倩玉说「倩玉妹妹,现在还生姐姐的气吗」?倩玉脸上飘起了红晕「梅姐,看你说的,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梅丽捏了一下倩玉的乳房说「睁着眼说瞎话,看你刚才的表现,不是生姐姐的气是什么」。
  倩玉反问道「那姐姐你呢,你的表现呢」?
  梅丽的表情彷彿一下凝固了,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倩玉妹妹,反正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瞒你了,我开始是有点生气,还有些怕,怕你把吴书记从我身边夺走。我都34岁了,属于女人最好的时光再我的身上没有几年了,我没有孩子,没有丈夫,我拉下脸来傍着吴书记,别看我现在风风光光,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你至少还有个疼你的老公。我呢,到时候我也许什么都没有了」,说完梅丽嘤嘤的哭了。
  倩玉心里一软,连忙劝道「梅姐,别哭了,我知道你难过,也许我们是同样的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倩玉眼圈一红,眼泪也差点掉了下来。
  梅丽抹掉眼泪说「谢谢你倩玉,你真是我的好妹妹。不说这个了,时间不早了,赶快洗洗回去睡觉吧」。
  倩玉问梅丽「梅姐,你干吗不在找个老公呢」?
  梅丽苦笑着说「不找了,我就这样吧,我不想再伤害别人,我对我前夫的伤害够深的了。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要让狄力知道你的事,男人对这个看的最重」。
  倩玉轻轻笑了笑说「梅姐,我的事狄力知道,你和他的事我隐约也知道些」。
  梅丽吃惊问到「他知道!他不反对你和吴书记的来往」,她没有用性交而用了来往这个词。
  倩玉说「我知道他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他比较想得开,他跟我说过,只要我的心是他的,什么他都能忍受,他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不是一个没良心的人」。
  梅丽怔怔的看着她说「我真的羡慕你,我没想到狄力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是你的福气,还是他的福气」。
  倩玉拉着梅丽的手说「好了,梅姐,咱们出去吧,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说话」。
  两个人回到卧室,看见吴立业已经呼呼大睡了,两人相视一笑,依偎再一起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