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三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三章

时间:2018-07-13 欣恬被允许来看DAVID已经是凌晨二点了,只见她一双动人的水眸微微泛着红肿,虽然已是尽可能调整过心情才来的,但苍白的俏脸、来不及整理的几丝散发,仍旧掩饰不了她的憔悴。
  裘董和刘副总也「陪」着一起来。
  DAVID被喂吞了裘董的药后,果真想不太起昏迷前发生过那些事,只隐约记得被两条恶狗攻击,至于女友被欺负那一段记忆更是模糊。裘董也早就拟好说词要欣恬配合,心痛无奈的欣恬,满怀忐忑和歉疚地隐瞒了她后来的遭遇,让DAVID还以为有关欣恬被辱的那些模糊印象只是他昏迷时作的恶梦,因此连问都不敢问起,不过看她安好无事,倒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裘董要离去时DAVID不断向他道谢,谢谢他送欣恬来医院陪他。无耻的裘董倒也乐得装出宽厚大量的样子,直说这是他应该作的事,还故作关心的把手放在欣恬颤抖的双肩、安慰她说DAVID不会有事。欣恬只感到胸口和胃部阵阵翻腾,全身激愤得直哆嗦!一想到冰洁的身体被这打从心底厌恶的男人放进肉棒,乾净的肌肤上仍留着他的指纹唾液,还设计两条狗畜强姦她来让那群禽兽取乐,欣恬就几乎要咬碎银牙,泪花忍不住又在眼眶荡开来。
  「好了,乖!别再哭了,DAVID不是还好好的吗?!来!我帮你擦乾眼泪。」裘董得寸进尺的拿出他的手帕要帮欣恬拭眼泪,同时下身还不乾不净的在DAVID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磨蹭欣恬的屁股。
  「别碰我!」欣恬从没遇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当场控制不住的转过身朝他怒叫,但一看到裘董假装出来的仁慈面孔,她才知道自己在他的圈套下是那么幼嫩,就像任人宰割还不能叫痛的小绵羊。
  「小恬,裘董也是好意,你这样太失礼了。」不知情的DAVID还为裘董说话。他先前很不谅解裘董明明有家室,却还一直缠着他的未婚妻,不过今晚看到他一直在安抚欣恬,也很关心他的伤势,还要欣恬安心放假照顾他,心中对这个老闆的观感也有些改善。
  「对不起……是我心情不好……」欣恬眼眶还含着泪、冷若冰霜的向裘董道歉。
  「别介意,DAVID伤成这样……也难怪你心情不好,唉……说来都是我的错,总之你好好照顾他吧!请假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交待下去的……」裘董这个假仁假慈的禽兽一点也不怕又碰到钉子,竟还伸手握住欣恬单薄的臂膀,假借要扶她坐到DAVID旁边,其实是趁机碰她的身体。
  欣恬感到一股酸液已经从胃囊涌上来,只要被这男人的摸到,那怕是轻轻接触,身体就会产生强烈的不适,她反射性的想挣开那两张手,但裘董注视她的目光透露着威胁意味,她和狗交媾的带子在这男人手里,纵使恨不得摆脱他的触碰甩他两巴掌,却仍得忍辱吞下这口气。
  一直等到那两个禽兽男人后脚出了门,欣恬才彷彿从炼狱解脱出来般,整个人立时虚软下去。
  「小恬,你没事吧?」DAVID把手伸过来、轻盖在她柔软的手背上,疑惑而担心的问道。
  「嗯……没事……了……」一整晚所受到的打击和屈辱,此刻触及男友温暖厚实的大手,欣恬终于彻底崩溃了,她卸下在那些禽兽面前强装的勇敢面具,像受尽委屈想放声大哭的小女生般,先是哽咽了几声,接着泪水毫无预警的夺眶而出。
  「……你害……我……担心死了……讨厌……呜……讨厌你……」她伏在心爱的人身上伤心痛哭,不停捶打他的胸膛,想传达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和羞辱!偏偏那些都是她没办法向别人倾吐的事,连和自己最亲蜜的未婚夫都不能知道,她就像孤伶伶的小船,没人能帮她、甚至听她诉苦。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看你哭成这样……一点都不像我那个自信聪明的小美女了……」DAVID抚着她抽动而透着微微汗温的背,本想安慰她,没想到反而哭得更利害!
  「你说我不像……以前了……呜……你不爱我了……呜……你嫌弃我……对不对……」她无理取闹的逼问着DAVID,DAVID从认识欣恬以来还不曾见识她这般任性过,以前她再怎么撒娇,那双清澈的大眼还是闪烁着自信,哪像今天这种完全需要人家疼骗的可怜模样!
  「没那回事……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呢,你那么美、又聪明……我只怕配不上……」DAVID虽然有点手忙脚乱,不过心里却是幸福得很,他不知道欣恬遭遇到让人不忍听闻的奸辱,还以为纯脆是为了他的伤势担心而闹脾气,就这样一直安抚到她哭累了,两人才抱在一起沉沉睡去……
  ※※※※※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转眼已过了二个礼拜。
  DAVID的伤早就痊癒了,再过二天他们也必须回公司上班,这些日子两人都在一起没分开过。开始的几天DAVID感到欣恬变得十分没有安全感,不论何时都要陪在他身边,不过后来已经慢慢恢复正常,只是脸上少了以往俏皮迷人的笑容、多了让人心疼的凄美和成熟,DAVID只以为她是受到惊吓还没恢复,过些日子就好了,因此也没特别担心,只是更细心的呵护她。
  这天夜里,DAVID睡到一半被枕边传来的细细的呻吟给吵醒,同时感到半边脸颊湿漉漉的,拉开檯灯才发觉睡梦中的欣恬微微的揪着眉在喘息,从紧闭眼缝间滑落的泪水已染湿了大片枕褥。
  DAVID看了心疼不已,他不知道此刻欣恬在回忆的恶梦中挣扎,还以为是这次意外对她造成太大惊吓,让她连睡都不得安稳。他爱怜的凝视着未婚娇妻许久,心想要怎么安慰她才好。但不知怎么的,欣恬辛苦蹙眉的神态彷彿有种撩人的诱惑,竟让他心中慾火渐渐燃烧起来。
  DAVID感到自己鼻息变得浓浊,忍不住低下头去轻吻她脸上的泪珠,一接触到欣恬柔软悸动的胴体,就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慾望,明知她这些日子很虚弱、可能承受不了激烈的行为,但受不了诱惑的DAVID还是狠下心压到她柔软芳香的娇躯上尽情的吻舔,手口并用的扒除她身上单薄的衣蔽。
  「嗯……哼……」欣恬愈来愈不安的急促喘息。
  「嗯……小恬……唔……今晚……可以给我吗……」DAVID性致愈来愈高、乾热的唇片在她水嫩的脸颊和白皙的颈鬓上索吻,一边含糊的问着。
  「嗯……」欣恬这时才醒过来,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撞,睁眼见到一个轮廓朦胧的男人压在她身上,本来想惊叫出来,还好及时发觉自己是在熟悉的床上,压在身上的也是她芳心所属的男人,才又安心的闭上眼,任由DAVID的双唇和温柔的大手在她身体各部位进行挑逗,从前戏到高潮结束,她只是幸福而昏沉的将身子全交给DAVID。
  激情过后,两人汗汁淋漓的躺在床上喘气,DAVID休息了一阵子,才抱起她走进浴室淋浴……
  ※※※※※
  纵使有百般不愿和挣扎,该回去上班的日子还是来了,因为就算要辞职也必须先将工作交接出去。一连休了半个月假,已在进行的案子衔接不上、新的案子又要处理,两人忙得见面时间少许多,不过他们已经準备好下个月订婚和结婚典礼一併举行。欣恬决心要辞掉这份工作,不只如此,她也赖着DAVID和她一起离职,DAVID的家人都在国外,她想和DAVID搬过去住几年,说是在国外生活环境较好,其实是想远离这块让她住不安稳、婚姻受威胁的地方。
  但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计划,裘董怎会放过已经掉落陷阱、可以任他玩弄于股掌的美丽猎物呢?
  一天中午,同办公室的人都出去用餐和休息了,只剩欣恬一个人在整理交接的资料,刘副总和另一个那晚也在场的顾问无声无息的绕到她身后,一张菸味浓浓的嘴凑近她耳边!
  「小恬,最近好不好啊?」
  「啊!」欣恬被突来的声影吓到,手上的资料洒落一地。
  「你……你们怎这么没礼貌!」看清楚是刘副总后,她防卫性的往后退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怒斥面前这两个企图不明的男人。
  「别生那么大的气嘛,小恬!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刘副总故作和她关係很亲蜜的说道。
  欣恬被他左一句小恬、右一句小恬,叫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匿称一直只有DAVID专用,别人这样叫她她都不习惯,更何况是这些让她作恶的禽兽。
  「你别乱叫我的名字!小恬不是给你叫的!」她忍无可忍,当场给刘副总难堪。但这个男人早练就了一副厚脸皮,即使碰到钉子却一点都不以为意的样子。
  「嘿嘿……好吧!那就称你高小姐好了!听说……你要离职了是吗?」刘副总试探的问道。
  「没错!辞呈已经送出去了!……那又怎样?」欣恬冷冷的回道。
  「我还听说……你离职后就立刻要结婚了……这个消息应该也不会错吧?」他一边问、一边和那个色瞇瞇的顾问贪婪的在欣恬美好的身体上乱瞟,尤其是胸前起伏的饱满山峰、和窄裙下那双均匀瘦直的玉腿,更彷彿要被他们的眼球给黏上的感觉。
  「我的事不用你们关心!我现在很忙,请你们离开我的工作区域!」欣恬忍着怒气下逐客令!
  「都休息时间了,干嘛这么认真呢?不如到裘董办公室坐一坐喝杯咖啡吧!他知道你要结婚了,正打算把那卷的带子还你,免得以后流出去……对你婚后的幸福造成伤害,那我们就罪大恶极了……」刘副总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却重重的打击欣恬心里最脆弱的伤处。
  「你们还想威胁我吗?」她冷冷问道,声音却难掩激动的发抖。
  「不!不是的……你千万别误会!老实说,那天大家酒都喝多了,玩得太过火,裘董事后也十分后悔和愧疚,本来早就想亲自向你道歉,但他知道你不可能会原谅他,所以一直拖到听说你要离职了,才吩咐我来请你去一趟,他说除了想道歉外,还要亲手把带子还你,因为这关係女人最重要的贞操,他也不放心转由别人的手交给你。」刘副总一脸认真的对她解释,让欣恬不知该不该相信,她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女孩。
  「道歉就免了,我也不去他办公室,如果他有诚意,就另外找个对我安全有保障的地方把带子还我吧!」欣恬虽然急着想拿回带子,但却没因此而失去警觉心。
  「那……不如到第一会议室吧!那里下午一点半要开董事会,我帮你和裘董约一点十五分,他会把带子放在公文封内,你不用和他说任何话,拿了东西后就走,这样安排你觉得如何?说真的,裘董只是单纯的想把这卷对你很重要的带子亲手还你,没有其他意思……」刘副总说得很有诚意的样子。
  欣恬心里也十分急着想拿回那卷带子,因此虽然不是全没疑虑,不过最后还是默许了刘副总的安排。
  为了安全起见,刘副总走后,她马上从内部管理系统上查询董事会开会的时间地点,在确认刘副总的话没出入后,才稍稍安下心。
  一点十五分不到,欣恬就已经迫不急待的出现在第一会议室门口,这座楼层的设计十分具有现代感,隔间是採用厚厚的不透明玻璃为墙幕,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和裘董约订的地点第一会议室和第二会议室就只隔一面玻璃墙幕。欣恬虽然作了万全準备,心情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她犹豫了一下才推开门,这是全公司最大、设备最齐全的会议室,刚进门还有个小玄关,而不是直接看到会议厅,不过里头的灯没开,显然都还没人到。
  「不是开董事会吗?怎么到现在连準备都没有?……」她感到有点不对劲,正想后退推门出去时,一条强壮的手臂猛然从后面揽住她的纤腰,还来不及叫出声,口鼻已经被充满刺鼻药味的湿毛巾摀住。
  「唔……唔……」欣恬使尽全力想拉开抱住她的那条胳臂、还用高跟鞋猛蹬那人的脚背和膝盖,看来强掳她的人也吃足了苦头。不过那个人忍着痛把欣恬搂得更紧,她激烈的挣扭了一阵子渐渐不胜麻药的效力,视线愈来愈矇眬,大脑也逐渐昏沉,最后终于不省人事……
  ※※※※※
  「……我都说这小妞最少有34E的水準,你还不相信!」
  「果然是个尤物,没想到身子骨纤纤盈盈的,两粒奶子这么有份量。」
  「不只是奶子……你看她长得又纯又正,正是欠人操的样子……」
  「这双美腿真让我流口水……」
  「老裘!真的可以在这里吗?会不会太嚣张啊?」
  「没问题!难得各位董事从各地赶来,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里就是大家让这小妞销魂叫床的地方,嘿嘿嘿……」
  「……」
  欣恬慢慢恢复知觉的过程中隐约听到一群男人在谈论她,但是身体还是轻飘飘的不听使唤,努力挣扎了许久,终于可以勉强睁开眼了,不过视线还是朦胧不清,只知道自己横卧在长形会议桌上,周围都是黑压压的人影。
  「你……你们……」迷药的效力未退尽,使她脑袋不时感到突来的晕眩,她不得不再阖上眼休息一会儿,待再睁开眼时才看清楚自己处境。
  「醒了吗?我们公司的董事们都到了。」裘董不怀好意的脸映入眼帘。
  「啊!」横陈在桌上的欣恬虚弱的惊呼一声,下意识检查身上的衣着,还好衣裙都在、连脚上的高跟鞋都没被除去,只是上衣的前襟鬆开了二颗钮扣,半片蕾丝胸衣露出来,微侧的卧姿使得两团丰乳间挤出深紧诱人的乳沟。她想抬起手抓紧胸前的衣襟,才发觉胳臂仍是软绵绵使不出力气。
  「她醒过来了!」
  「好美的小蹄子……」
  数十道目光贪婪的侵犯她胸口那片无暇春色,不只是乳沟迷人,纤细白皙的脖子上挂着一颗小钻坠、还有靠近肩颈的两道性感锁骨,更加让人冲动得无法自抑。
  「不要……」躲不开袭胸的众目也就算了,接着又有阵阵热气吹袭着她的小腿,原来还有人半蹲在桌边,脸只和她撩人横叠的双腿距离不到一公分,正喘着气视奸那双均匀完美的玉腿。虚弱的欣恬吃力的移动身体想躲避,但会议桌周围围了十数个人,转到那个方向都逃不开他们的视线。
  「你们……到底想怎样……」发觉自己再度落入圈套的欣恬心情既羞怒又沮丧,恨恨的瞪着裘董问道。
  「嘿嘿……先别生气,让你看看这个……」他拿起一具遥控器朝玻璃墙幕按下按钮,欣恬立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无法言语!原本看不穿外面的玻璃幕竟然变得完全透明,隔墙的第二会议室尽入眼中,而……DAVID正和其它部门的人在里面开会,坐的位置还刚好面向她,尤于第二会议室不大,因此看起来距离她很近。
  「DA……DAVID……救我……」DAVID应该也看到她了!逃离魔掌的生机使虚弱的欣恬努力的发出声音求救。
  「哈哈……」没想她的举动让周围的男人笑得东倒西歪。
  「省省力气吧!这里只有我们看得出去,别人是看不进来的!而且……你想让你未婚夫知道那晚你被操到发浪的事吗?」裘董残忍的粉碎了她唯一的希望。
  果然,明明只距离她四、五公尺不到的DAVID根本没任何反应。
  「你这样到底是什么居心!」欣恬愤怒的扭过头问裘董。
  「嘿嘿……没什么居心,只是想拿你来慰劳对我们公司劳苦功高的董事们,顺便让你的未婚夫也在场边增添我们的乐趣……」
  「你们……这些变态……我恨你们……」欣恬脑海轰然一片空白,娇躯激动的战慄起来。
  「东西都準备好了吧?大家可以开始了!」裘董大声的向其他董事们宣布,这些人转过身去一会儿,再回头时手里已分别多了麻绳、长棍、夹子、粗蜡烛、针筒、假阳具、紧皮内衣、润滑油……等数十种可怕的淫具,他们从四方围向孤立无援的欣恬。
  「不……我不要……走开……」她恐惧的面无血色,护着自己的胸不知能往哪里退,她所躺的桌子四周都被这些禽兽董事围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