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定计奸岳母

定计奸岳母

时间:2018-06-13 我是在网上认识的我现在的妻子——云。
  那年我23岁,在这个婚姻自由的国度裏,本以?我们的爱情会水到渠成,
没敢想竟遭到了她父母的坚决反对,原因很简单,因?我家在石家庄以东,而她
妈的意愿是将女儿嫁到石家庄,?此对我的出现,恨不能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我亦恨之。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云偷偷的在外租了一间房,同居了。她以上班忙,下班晚
?由,常常不回家,陪我。可惜好境不长,终于有一天她妈找到了我们住的地方,
狠揍了我一顿。从此我和云分居二地,很少见面。
  可能是老天爷开了眼助我怜我吧,她爸得了肺癌没过三月就去世了。家裏除
了她和她妈还有一弟一妹外更无其它亲人了(听说,她家和亲戚家关系处的不是
很好)。她妈无可奈何只得让她重返石家庄就业,以供家需,而我也趁此良机和
她又走到了一起。
  在我们永不放弃爱情的理念下,她妈终于拧不过她的女儿,才让我们结婚了,
我想她妈的心裏始终是瞧我不起的。在她妈说第一句「不同意」的时候,我已下
定决心要操死她,默默地等了二年,机会终于来了。
  妻子怀孕了,她弟弟最近一段时间,每逢周末都来我家住二天,起初,我并
没有在意,但仔细一想,有点猫腻,于是决定调查一番。便对云说:「该办準生
证了,明天周6回你家拿身份证、户口本吧。」
  云,当然允了。她最爱回娘家了,平时我很少去她家的,也怕在路上出什么
意外,也不让她常常回家。到她家,11点半了,云开始準备饭菜,她妈上班去
了,要等到12点后才能回来,我在屋裏看电视剧《铜齿铁牙纪晓岚》,她弟弟
在裏屋写着作业。
  12:05分她妈回来了,在家坐在一起,话也不多,她们俩母女聊了会家
常。12:30就开始洗碗筷了,13:00的时候来了一个40来岁的男人,
我问云他是谁,云说他叫马义,村干部。客套后,我坐在一旁观察着她妈和马义
的神态,果不出我所料,眼神之中偶泛情丝,怕让人察觉,故遮遮掩掩,不过还
是逃不出我的法眼。
  13:30她妈上班去了,和那个男人一起出的家门,临走的时候她妈交待
我:「今晚,让鹏(云之弟)去你那吧,你要好好的辅导辅导他的数学。」
  我满口应吮,心裏暗骂:「她妈的,今晚你让别人操,还让你小子缠着我,
我玩谁去。」。
  云14:00的时候就嚷着要回家,没办法,回就回吧,不知我的mp3录
音能否成功。于是拿了户口本,我故意将手表摘了,放在沙发下,锁了门,回到
我家。这一天很顺利地过去了。
  第二天,我8点起的床,对云说:「手表不见了,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她见我将她送我的定情信物弄丢了,差点哭了出来,求着我快去找找,我强
忍着才没有笑出来,骑上摩托车没20分锺就到了她们门外,门还没上锁,到出
我的意外,按理说她妈这个时候早该上班去了,?什么……
  想到这我才坚信我的推断是对的(女人吗,30如狼,40如虎,一天不操,
心裏痒痒)。
  我将车停在村裏一商店外,快步向她家走去(没人的时候,我还跑了一段路
程),没5分锺在她家胡同口一隐蔽处停下脚步,点了根烟,拿出手机(有人从
身边走过的时候用来假装打电话),期待着我所期待的。
  5分仲过去了,10分锺过去了,20分锺过去了,就在我以?她妈在我放
摩托车的时候走了的时候,眼前豁然一亮,那个走出她家的男人不是马义是谁?
  果然如此,她妈随后跟出,一前一后骑着自行车走了。
  我心裏暗喜,走将过去,打开门,走进卧室,从床下拿出mp3,见上面显
示正常,狂喜之下,吻了一下mp3,拿上手表,起程回家。回到家,云见我找
到了手表,很是高兴。吃过早餐,玩了会三国,下午上了会网,聊了会天。
  星期一,来到单位,事物繁杂,中午的时候,科室裏只我一人在,其它人都
去外边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泡妞的泡妞。我打开电脑,连上mp3,将所
录的音转化成影音播放文件。前一段都是杂音,一会有拖拉机的声音,一会有沿
街叫卖的声音,乱78糟的。百分之400的速度快放着,终于听到了我想要的
答案。
  录音整理了一下,其内容大緻是这样的:
  (「你来了。」「嗯。」「怎么这么晚,12点了,人家都等不急了。」
「没办法,掩蔽点好。」——嘶——[ 好像是拉拉链的声音] 「哦,爽。」[ 男
人的声音] 5分锺后。——嘶——噗——[ 衣服落地] 「嗯……嗯……嗯……嗯
……」2分锺后。「啊……」紧接着劈啪劈啪,浪叫。10分锺后,再没什么音
了。)
  我只听的浑身躁热,老二硬的象棒槌,俩月没有操过女人了,嘿嘿,操了她
妈再说。于是我开始思考我的第二步计划。星期一到星期五,我了看不少关于操
丈母娘的小说,他们写的是因?爱而操,我却是?了出气因?恨才想操她。
  我的丈母娘,45岁,人可显老了,一脸的邹纹,还有雀斑,身高160,
体型偏瘦,没屁股,奶也不大,短发,手上有老茧,满口的黄牙,一典型的农村
妇女。
  星期6,她弟弟早上9点就来了,可气死我了,我正抱着老婆摸着奶子睡的
正香,只得起床迎客。
  吃过早点,接着玩三国,中午和朋友在外边点了二菜喝了点酒,下午5点的
时候,对云说:「我今晚要替人值班。」
  云,不疑。
  5:30我离开了家,先到市场上买了一嘬胡须,一把锁,然后在网吧裏吃
了点东东,喝了点酒壮胆,熬到晚上11点,存好摩托车,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她
家奔去。
  23:45到家门口,我用锁锁好门,躲在一角落裏,等待着。
  12:30的时候,那个男人走来看门是锁着的,喃喃地走了。我从角落裏
出来,心裏很是得意,我打开锁,悄悄的摸着黑进了院,见屋子裏还亮着灯,我
用事前準备好的竹竿将房檐上的电闸拉下来,顿时一片漆黑,屋内更无半点动静,
猜想丈母娘是睡着了。
  蹑手蹑脚地走进屋裏,故意敲了一下桌子,她醒了,见屋裏黑黑的,我装着
沙哑的嗓音说:「停电了?」
  她也没多想便问我:「怎么了?」
  「嗓子痛。」我立在原地心裏发虚。
  她见我不动地,下了床,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老二掏了出来。舌尖先舔了
几下龟头,然后一口整根都含了进去,我不自主地嗯了一声,她蹲在地上殷勤在
亲着,手也不轻揉着我的蛋蛋,爽,丈母娘在?我口交。
  想着想着,一沖动将她抱了起来,着手处软绵绵的,原来这娘们早就脱光了
就等着别人操她呢。我仍她到床上,扑了上去,拿起绳子将她双手绑了起来,她
倒也没有反抗,我想她们是玩过虐待的吧!
  我没有亲她的脸,因?我知晓她牙黄,脸黑。我摸索着,一把握住她的奶狠
狠的把弄着,用力地弹压着。
  「啊……你……轻……点……」她越叫我越用力,直将她弄的哀叫讨饶。
  我弃了两奶,嘿嘿一笑,将她双腿叉开,手伸向她的肉洞,毛不多,水很多,
二指并拢一插到底。
  「啊……爽……嗯……」
  我一听她叫爽那语气真够骚的,心中一蕩漾,几吧更硬了,我将她双腿高高
?起,几吧蹭了蹭她阴帝沾了沾骚水,向前一挺,全军覆没了。
  「今天……你的……几……吧……好……大……好……硬……我好……喜…
…爱……快……操……我……快……好……大……好……爽……」
  我我狠狠地猛插着,她摇着屁股挺折腰际应合着,呻吟不绝。我叫她趴起来
翘起屁股,双手掐着她的腰,几吧在她的肉洞裏开采着石油,一会深一会浅,一
会向上挑,一会向下压,她叫的声音越来越大。
  「啊……好……爽……爽死了……再深……点……快……操我……」
  听着她发颤的浪叫,老二开始有点发麻,于是更猛烈地操着她。
  「我……要……来……了……快……哦……噢……喔……我……来……了…
…来了……啊……」
  一股阴精射在我的龟头,肉洞不停地收缩着,我又大力的操了100来下后,
射在了她的阴道裏。我拿出几吧,将她放平,又将几吧塞到她的嘴裏,她吮吸品
尝着她女婿精液的味道。
  我梢微休息了一下,站起身,穿上裤子,摸摸身上并没有遗落什么,将她双
手解开,对她说去尿尿,她瘫在床上,回味着高潮,喃喃:「好久没有过这么爽
了。」
  我穿上鞋,头也不回的走出去,静了静神,回想刚才丈母娘在自已胯下哀叫
连连的样子,报複的快感冉冉而生,走出家门,街上空空的,没办法,打不到车,
只好向北而行,足足走了二个锺头,才找到一个网吧,叫开门,要了一瓶啤酒,
点了根烟,打开电脑,对着荧屏不自主地发笑,一时也很迷惘,我就是想不通:
「是她沾了我便意呢?还是我玩了她呢?感觉还是有点吃亏,像我这样一个帅帅
的小伙子竟然去操一个丑老女人,有点不像话,那怕漂亮点也行呀。不过身份在
那摆着,她是我丈母娘,我是她女婿,女婿操了丈母娘,真她妈的爽。」
  不知她明日一觉醒来发现昨晚操她的不是那个男人,她又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呢?是惊?是喜?越想越好笑。希望天下的青年朋友千万别做出我这种不伦不类
的性爱来呀!操,就要操美女,不过如果你有好的方法,万无一失的话,也可以
试一试乱伦,心裏的另类感受,不是平常性爱所能替代的噢!
  我爱美女,更爱美妇,你呢?
               【全文完】